東京女郎的煩惱

 2018/06/20 11:17  小五郎 《意林》  (2,225)    

上周去東京出差,在街頭逛了一圈后,非常震撼,東京女人居然時髦到這種地步,馬路上每分鐘都能飄過一個讓人彈眼落睛的美女,從頭到腳無可挑剔,甚至連便利店員工、酒店清潔工,每個人都化著叫人心曠神怡的妝。怎么回事?身為女人,你們怎么能活得這么努力?

在我的想象里,一個女人如果努力讓自己美到一定程度,她總該在男人方面有所斬獲。你努力讓自己變這么美,難道還會跟普通女人一樣,發愁找不到男朋友或者老公?

結果日劇里,這樣漂亮的東京女郎,就是會有那種最現實的煩惱。她去聯誼,認識了一位青年才俊,留過學,有薪酬豐厚的IT業工作。

結果投懷送抱后才發現,此人竟然已婚,雖然已經在辦離婚手續中,可是東京女郎依然哀嘆道:我這樣年輕貌美,還是個護士,為什么要跟付前妻撫養費的家伙結婚?我明明可以選個更好的未婚對象。

雖然條件很好,但東京女人似乎生活在了一個壞時代。有項調查說,日本是世界上性生活頻率最低的國家,已婚夫婦更是低到令人吃驚的離譜次數,甚至連無性婚姻都是件不奇怪的事情,結了五年婚其中三年都沒有性生活的夫婦照舊生活在一起,外人看起來依舊是對美滿夫妻。

雖然出門時還是要把自己弄成最時髦的日本女郎,可有什么用?在好看已經變成一件平常之事的情況下,只有我們這些不化妝、丑得像鬼一樣的外國游客,才感受到了種種觸目驚心。

這么一想,東京女郎的煩惱,沒準對國內有著相當現實的指導意義。

你會發現,當不好看的男人女人抓緊一切機會約會時,漂亮女人和英俊男人們卻沒有對象。他們都想找個好看的另一半,但都覺得有點大海撈針的茫然感。

對國內好看的人來說,最重要的事,是先把這種美貌折現,開直播、做淘寶模特、做標準網紅……

在丑陋的世界里,美貌顯得格外寶貴,寶貴到如果不通過這張臉得到點什么,總覺得虧了。

可對于東京女人來說,當美貌成為一種習慣,迎接她的并不是一片鬧哄哄的紅塵,反而是一個格外冷酷的世界。

在這個世界里,漂亮時髦的東京女郎,已經給自己做了明確的定位:像我這樣的女人,應該嫁什么身價的男人,應該進入什么樣的婚姻,住著什么樣的房子。一個精通日本文化的朋友略帶遺憾地說:中國女人如果能像日本女人一樣精明就好了,她們追求起條件好的男人來,可是相當不遺余力呢。

于是問題又回到了原點,我努力打扮得這么好看,原來并不能引來一群男人,還是要靠自己努力去拼搏,那么,美貌這種東西,說穿了,又有什么值得努力的地方?

當然,在日本超過一個星期,你會發現,化妝、戴合適的飾品、穿搭配好的衣服,都是一種習慣。我有責任變成美麗的我,融入這座真正國際化的都市。但一想到這些美麗的東京人,過著怎樣殘酷的現代生活,又情不自禁心中一凜,學著日劇中的女主角一樣,走進便利店買一罐冰啤酒,回家迫不及待喝一口,才算放松了整個靈魂。

 贊  4
, , ,

共一個關于 “東京女郎的煩惱” 的評論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49 − 4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