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小郎君

 2018/08/02 19:53  楊蓉 《做人與處世》  (2,140)    

自從跨入高中的大門,玉面小郎君總是覺得“玉面”不起來了。

首先是矯牙要帶牙套,這讓他再不能肆無忌憚地張口大笑。不過他美其名曰“大鋼牙”,是他嚇唬人的武器。只是我看他時常于無人時攬鏡自照,作齜牙咧嘴狀,便知他內心還是比較在意的。

軍訓之后,他更加黑且瘦,個子倒是高挑了,可最近來雪上加霜,打籃球把手腕摔骨折了。打著夾板,系著繃帶,一只胳膊掛在脖子上,一只空蕩蕩的袖筒在風里晃蕩著,他像是剛下戰場的傷員。拎不動沉重的書包了,他改為用一只手拎著袋子去學校。我每次見他從一群意氣風發的同學群中迎面走來,不覺心生凄惶。他察言觀色后安慰我,問我他像不像楊過。

作為曾經蟬聯四屆縣少年象棋棋王賽冠軍的他,向來自詡智商超群。“努力有用的話,還要天才干什么?”是他的口頭禪。可是接連幾次考試下來,他高漲的信心萎縮了。特別是期中考試嚴重的成績滑坡,讓“天才”更覺無地自容。有一次我接他,在車里他幽幽地嘆息道:“為什么我覺得自己是個笨蛋呢?”我回他一句:“你忘了身邊都是學霸呀。”

回家,他一遍遍學唱《一千個傷心的理由》,說是作為他參加元旦聯歡會的表演節目。我說何必選這么悲傷的歌呢。他很坦誠地說:“我還不夠傷心嗎?班上有女生說我人長得丑,成績又不好,我聽到了。”親愛的小郎君,不僅無法繼續“玉面”,似乎連尊嚴都有喪失的危險了。

當然,他的樂觀一如既往。“我就是2班的學渣,從現在開啟一段屌絲的逆襲之旅,期末給你一個華麗轉身的驚喜。”對他的慷慨陳詞,我莫衷一是。親愛的小郎君,你真的不會再那么想喝“王者農藥”,或者告別NBA和你崇拜的威少,全身心投入書山學海了嗎?對此,我懷疑。

一天晚上,我和他爸爸實施了一個策劃已久的方案——調換了我們和他的房間。我們的房間光線好且安靜。幾小時的勞作后,家中煥然一新。他晚自習后推門而入,徑自走進房間又滿臉驚詫地出來,一邊驚呼“怎么回事”,一邊和癱坐在沙發上的爸爸嬉鬧成一團,這是他表達感動的方式之一。

深宵久讀,我在這邊房間,一抬眼見到他,小小的燈盞下,籠著一個小小的背影,在奮筆疾書。我喊:“拜托了,早點睡吧。”他頂我:“人家的媽媽都是和孩子說遲點睡,你怎么正好相反了呢?”頓了頓又說,“我可是意志薄弱啊,你再搞破壞,我好不容易樹立的決心可就瓦解了。”真是知恥而后勇啊。

即便上了高中,他依然喜歡讀外國名著,他讀過的外國名著比我多。他一度極為迷戀杰克·倫敦的作品,把《馬丁·伊登》讀了幾十遍,把馬丁視為精神導師,說要汲取前進的動力。有時候我們談論《基督山伯爵》里的復仇行動,《林肯傳》里家庭生活中窘迫的林肯,也會為《飄》里斯嘉麗和白瑞德的愛情展開爭論。每當這時,看著他熠熠生輝的臉龐,我很想能像小時候那樣去親他一口。誰知我剛露出這一點小心思,他早已作抱頭鼠竄狀。不僅如此,對我現在任何親昵的舉動,他都明確表示拒絕。甚至有時,接過我遞過去的飯盒,他會羞澀地對我說:“你去食堂外面等我好不好,我要和同學們坐在一起吃。”那個曾依戀我的男孩去哪兒了呢?

路漫漫其修遠兮,親愛的小郎君,總有人在為你守候和喝彩,愿你每一份的付出和努力,都能被溫柔以待、時光所愛。

(編輯/張金余)

 贊  7
, , ,

共一個關于 “親愛的小郎君” 的評論

  1. 親情濃溢、暖意融融,一位母親為讀高中的兒子寫的文章,記載孩子成長道路上的一段足跡,讀來如冬日里春風拂面,夏日里涼風習習,一篇充滿溫情的家庭故事!

    回復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66 − = 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