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里種花,心有常閑

 2018/08/22 20:21  魯先圣 《做人與處世》  (1,346)    

1

“在心里種花,人生才不會荒蕪。”可是,很多人在心里種的,卻是自私、仇恨、邪惡、嫉妒、狹隘。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,如果想讓自己的人生詩情畫意、瓜果飄香,就在自己的心里種花吧!

每一次講座,都有人問:成功的路為什么那么遙遠?我始終感覺,跨越幾步,就到了天堂,不明白那么多人,為什么總是在天堂門口徘徊?

不久前,我應邀去一所監獄講座,到了之后,我了解到,我有幾個熟人正在這里服刑。監獄對于我的講座全程視頻直播,每一個監區都組織服刑人員收看。講座結束以后,盡管我知道他們與我近在咫尺 ,我卻并沒有去看望他們。我相信,他們聽我講座的時候,內心就已經流淌著失意與苦澀,我不能再當面給他們增加更大的失落和痛苦。“利之所在,令人目盲。”古人說得多么好啊!有些利是不能取的,那是毒藥,是陷阱。可是,在利益面前,很多人的眼睛,是真的被遮蔽了。

我每天都寫日記,或長或短,總是每一天都把感覺有意義的事情記下來。也有極個別的日子,感覺無事可記。我就要求自己,一定要想辦法找出這一天的意義來,甚至是看到了一朵漂亮的花也算。

中年以后,我欣慰地對歲月說:我的每一天,都有意義。而這些有意義的日子,為我累積而成了夢想的殿堂。是什么理由讓你放棄了詩和遠方?當你中年以后,你就會發現,所有的理由都不值得,但卻悔之已晚。所以,我常常對青年朋友說,在人生的道路上,你一定要記得,什么都可以放棄,也不可以放棄夢想。不論遭遇多大的困難,只要有夢想在,它就一定會引領你脫離苦海。

冬天到了,花兒都敗落了。但等過了冬天,到春天再來的時候,它們就又會從泥土和枝干里鉆出來,再次展現自己美麗的容顏。人也是這樣,到了適合你展現的時刻,你盡可以盛裝出演;而如果到了你的冬季,你也應該像花兒一樣,將自己藏在大地和枝干里,等待時機。這就是人生的哲學吧!

2

陶淵明在《自祭文》里說:“心有常閑。”我想,他這里的“閑”字,是指我們匆匆人生之旅中的小憩,就如書畫作品中的留白,就如我們家中的庭院,那是心靈的窗口,更是人生的頓悟。

自知者不怨人,知命者不怨天。楊絳先生說:“人生最曼妙的風景,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。”其實,我們要獲得自在無礙的心靈是有捷徑的,兩個字“放下”,就足夠了。

不論有多少事情要做,都要常常停下來,常常回頭看看,才會走得更從容,走得更遠,也才會有大境界。寧靜是沒有聲音嗎?不,寧靜是徹底忘掉自我。只有當自我從心靈消失的時候,你才真正進入寧靜安詳的澄明之境。

有人問篆刻大家吳昌碩制印之刀法,吳先生說:“我只曉得用勁刻,種種刀法方式,沒有的。”這是真話。文學、書法、繪畫、音樂等等所有的藝術,技巧是沒有的,你只需要刻苦努力、千錘百煉,自然水到渠成。可以說,那些號稱有技法的人,都不過是借此混飯吃的江湖郎中。

什么是真性情?就是“你最真實的樣子”。真性情的人,做人是最輕松的,因為他不用刻意地偽裝當演員。善良的情懷以及對于天災人禍的悲憫之心,是一個人最起碼的良知,如果對于他人經受的痛苦幸災樂禍,只說明你的品質已經跌破了道德的底線。你無法左右別人的意志,同樣別人也左右不了你的意志,但如果對立的人太多,總是看不慣他人,甚至與社會也格格不入,則只能說明你不合時宜。

二戰結束的時候,德國柏林幾乎被炸為廢墟。盟軍統帥巴頓將軍視察街區,發現一位家庭婦女,正細心地把被廢墟掩埋的一盆鮮花清理干凈,放到破敗的窗臺上。巴頓非常震驚,他對人們說:德意志民族用不了多久,就會東山再起。他的話果然得到驗證,十幾年之后,德國就重新站在了世界的前列。任何一個人,都應該這樣,把深重的苦難都壓在心底,昂首挺胸,與他人一樣,迎接明天的朝陽。

說到底,人生是你自己的事。你轟轟烈烈,或悄無聲息,世界一切照舊,與別人也都沒有什么關系。你向他人炫耀,只會引來反感;你想向誰傾訴,也不一定得到同情。明白了這些之后,你就應告誡自己:你一生的任務,就是一往無前,不求理解,也不求幫助,獨自朝著自己的目標壯麗前行。

(編輯/張金余)

 贊  0
, , ,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− 3 = 3